• 注册
  • 好文推荐 好文推荐 关注:663 内容:8566

    【推文】老文重推 |《将军令》by 偷偷写文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好文推荐
    • 议事长老

      【推文】老文重推 |《将军令》by 偷偷写文

       (建议配合将军令广播剧ED 尤其是三期ED《君臣》食用本文,《君臣》这首歌非常贴合原文,当时一听就把我虐成渣了……)

      第一部

      皇帝萧定是那种冷心冷肺的渣,小陈真真的让人从头心疼到尾。就因为陈则铭长相肖似一个得罪过皇帝的宫女,萧定便再三折辱他,逼他侍寝。陈则铭一生的期望不过是做个忠臣,他一直期望能得到君主赏识却求而不得。萧定被迫倚靠他在战场上出众的才华,却怀疑他的忠心,此时他对他没有丝毫真情可言。每一次出战,他都只给他最少的兵力,他期望陈则铭能在某一战中战死沙场。

      但陈则铭却仍旧对萧定他抱有期望——

      他想我要死在这里了。

      我要死在这里了。

      ……

      你看得到吗?

      然而他终究彻底心冷了,他不再愚忠于君,却仍然忠于国。

      我爱上将军这个人物的开始,是当他被关入天牢,被匈奴奸细许以好处策反时,他回答“陈某……宁为玩物,不为国贼。”

      ——黑衣文士面如死灰,任陈则铭将自己双手反缚,只笑道:“陈将军放着大好前途不要,只乐意在这皇帝手下任他糟践,甘为玩物,这志向倒是谁都不曾想过,果真是人间伟丈夫啊。王爷啊王爷,你这次却是看走眼了……”

      陈则铭用腰带将这人捆得死死的,他本来紧紧抿着嘴,懒于应答,可听着那些话脸色还是忍不住阵阵发白。

      隔了片刻,终于憋出一句:“陈某……宁为玩物,不为国贼。”

      黑衣文士正嘲讽讥笑不休,他原本擅长此道,见此番了无生望更加的毫无顾忌,所言字句渐渐污秽不堪,难以入耳,听了这话突然被震住,半晌未能言语。

      那话语中有种难以言叙的痛楚和凛然,铺天盖地迎面而来,细细嚼来,让人心惊。

      身后陈则铭也沉默着,再没有动静。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每次出战我的兵力总是远逊对方。我想难道是天朝没有兵力,可却不是,殿前司那么多人,只是守在京都,只是为了防止战后的我举兵作乱……我不是喜欢以少胜多。每次战斗,我都只能想着,就当这是我最后一战吧……”

      他低下头,紧紧皱着眉,似乎被那股强大的压力再度钳住了咽喉,无法呼吸。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可是,”他眼中微显苦涩,“我已经为他死过很多次。”

      每一次沙场归来,都是一次侥幸逃生,然而自己的好运可以用到哪一天呢?

      “所以我不得不反。”陈则铭道,很平静,很镇定。

      ——金戈铁马我剑指皇城,为的是困住你一人。

      这一场蓄谋已久的纷争,换来累累伤痕。

      ☆★○●◇◆※☆★○●◇◆※☆★○●◇◆※☆★○●◇◆※☆★○●◇◆※☆★○●◇

      第二部里,陈则铭逼宫,立萧定之弟萧谨为帝。

      我是从这部开始佩服萧定的,他的性格阴狠,却着实是个合格的皇帝。

      能隐忍不发,对新帝做小伏低,卧薪尝胆。

      这部里让我印象最深的场景——

      萧定低声道:“你知道吗,其实我早就后悔了……”陈则铭震了震,狐疑地看着他。这是他想听的话,然而为什么会此刻说出来。

      萧定慢慢露出伤感的神色,“若干年前,我就后悔了……荫荫是个好女人,她为朕生了儿子,那是最象朕的孩子,他将来要继承这大好河山的,他会成为最伟大的君王,他那么象朕,一定可以做到……何况有你这样的猛将在,他会灭掉匈奴,驰骋天下,四海归降……”

      陈则铭不语,萧定转目看着他,“现在却不行了……其实,”他低下眼,“那一夜,我是不得已的……”他叹息着,似乎在说给自己听。“那把火只能那个时候放,否则死的人就是我。我想过很多方法,都没法救出陈妃,我不该让你做这件事……你为此而记恨我,是吧,你觉得我不该让你亲手杀了她……,可你记得吗,我询问过你的,询问还有没有其他人当值……”

      萧定深深吁了口气,灯光跳耀得更急,灯花该剪了,可他们谁也没动。

      “……我也不想的。”

      不知何时萧定已经悄然走近,陈则铭警醒过来,退了半步,提防地看着他。

      然而他却没出声打断他。

      他要听他说完。

      萧定低声道:“你是忠臣良将,是肱股之臣,我从来都知道。”陈则铭似乎被什么击中般震了震。他的眉骤然颦了起来,呼吸微微急促,掩饰般将目光调开了。萧定凑到他耳边,“以前我最信任的人是杨粱,他死后,……就是你。”

      他慢慢道:“我每次都会压制,只给你最少的兵力,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知道,你做得到。……你打仗很强,少有的强,是天生的名将!”

      陈则铭猛地将头转回来,难以置信地看着对方。原来他一直都知道,知道自己很在意。难道那不是猜疑,反是信任?

      他突然惊疑起来,怔怔看着萧定。萧定看着他,柔和地笑。陈则铭突然觉得这是个梦境,这个人怎么可能这样笑?渐渐的,那笑容变化了,从温柔变成了恶意。“你信了?!”萧定低声问道。陈则铭如噬雷击,猛然退了一步。萧定呲牙笑了笑,嘲弄地看着他。“你信了!”他得意地笑起来,满脸地不屑,哈哈大笑。

      萧定在大笑,“陈则铭,你这样的人玩什么政变!这种幼稚的话,我十几岁开始就会辨别了,你却轻而易举就信了,你是傻吗!!”陈则铭脸色骤然变了,满身大汗突然间冷却下来,寒得刺骨。萧定拍着他的脸:“你段数太低,还不自量力来凑什么热闹!”陈则铭脸色铁青,呼吸难以遏止的急促。

      萧定却视而不见,“不过这样的你,和陈妃那个贱人倒是天生一对!一样的没脑子!!天生是我踩在脚底下的泥。”陈则铭突然厉声喝道:“陈余!”隔了片刻,陈余推门而入,陈则铭死死盯着眼前的萧定,一字字道:“拿鞭子来!”

      先是真心诚意的忏悔转眼冷笑说“你相信了?你是傻吗?!”

      我了个深深的去……我当时看的都浑身冒冷汗然后怒发冲冠了,因为我也信了!

      于是他果断被小陈抽了一顿鞭子反攻了!这个反攻真心一点违和感没有!给力啊

      这一部里,废帝被囚静华宫,陈则铭逐渐意识到了自己对他的心意,竟是爱恨纠缠的。他忍不住去看望他,和他针锋相对地吵一架,或者是对酌一次,发展点喜闻乐见的JQ

      ——他进入他的时候,萧定咬牙切齿,从喉间道:“为什么这种事情让你做起来……总这么难受!” 陈则铭掰过他的头,深深地吻他,这举动出自内心,全没半点不适。他放弃了天人交战,选择对自己的欲望投降。萧定皱着眉,满脸痛楚恼怒之色,纵然这个吻也无法消去那种钝痛,或者让它减退半分。陈则铭只将自己插-入更深,哪怕萧定脸也青了,他也并不心软停止,如果这是梦,那么让彼此放纵到底吧。萧定却突然睁开眼,回应了那个吻。

      他们吻得那么深,却彼此相隔很远,从不曾接近。

      ……

      一直如此。

      ☆★○●◇◆※☆★○●◇◆※☆★○●◇◆※☆★○●◇◆※☆★○●◇◆※☆★○●◇

      第三部里,萧谨听信谗言,疏远陈则铭,带兵亲征,五十万人被匈奴大败,陈则铭一手所建、骁勇善战的黑衣旅全军覆没,匈奴气势汹汹直逼王城,而萧定则趁机夺回了王位,却不得不面对近在眼前的威胁。

      与此同时,陈则铭得知了自己逼宫乃是为奸人假传先帝遗诏所利用,他认为是自己导致了这场国难,痛苦不堪。

      最后一战,将军仍然用兵如神,他率骑兵千里奔袭终于逼死了匈奴主帅,却在和谈期间被刺客重伤,危在旦夕。为了掩盖自己将死的事实,避免影响和谈,他击剑而歌,引全军相和。全军同唱《将军令》的歌声响彻云霄,足以震动苍穹,却再也惊不醒他。这篇文点题极晚,但《将军令》这首阵前军乐一共只在第三部里出现了四次,却次次把人伤到了心底。

      ——远处的歌声仍未消隐,陈则铭握着剑柄,微微垂着头盘坐在那里。火光忽明忽暗地映在他俊朗的面容上,照着他闭合的双眼,他像是睡着了,平静而恬然。方才军士们的歌声响彻云霄,足以震动苍穹,却一直没有惊醒他。鲜血终于浸透他身上厚重的甲胄,流到地面上来,如同蛇一样在地面上蜿蜒,往低处流了下去。

      歌声终于渐渐终了,营房处隐约传来笑声和叫喊,方才的歌似乎还在星空里回荡。

      微风吹起他额前的碎发,又落下,吹起又落下,反复了很多遍。

      最后是开放式的结局,其实我倒情愿他是真的战死了,让渣皇帝追悔一生,有些文要BE才圆满。不过“彼此遥遥相对,静静无言。”这样戛然而止的开放式也不错。

      另外文里的副CP也很虐。

      杨如钦这个比萧定更渣的人为了助萧定复辟接近小陈的副将独孤航,说的每句话都那么吸引人,得了独孤航全心信任,什么结为兄弟同生共死,到头来神马温柔皆是为了利用。但是杨如钦虽然利用他到底,却未尝没有付出半点真心。最后独孤航为了陈则铭刺杀了他,自断一臂偿他血债。

      ☆★○●◇◆※☆★○●◇◆※☆★○●◇◆※☆★○●◇◆※☆★○●◇◆※☆★○●◇

      又想到了点要补充的感想……

      其实我个人更偏爱强强的文,完全不接受平胸弱受,哪怕互攻都没有关系,因为这样攻和受在各自的位置和事业上都有很出彩,让人心动的地方。可以说,这种剧情流的耽美文的荡气回肠比通篇纠结来纠结去的感情戏要大气许多。

      像是这篇文里,攻再冷酷再可恨,可他作为一个帝王是合格的,因为了解他勤政,受给攻下毒都是涂在奏章上。他一心为民,匈奴兵临城下也拒不弃城,因为只有陈一人可以与匈奴抗衡,他刚夺回王位就委任逆臣为总帅。身为阶下囚时,除了总是忍不住向受挑衅,他对新帝是非常做小伏低的,很能隐忍。

      而将军呢,最吸引我的就是他战场上的才华和神采飞扬,那一场场以少胜多,用兵如神的战役真当得起战神的称号。而且他除了面对皇帝,都是三观很正的,不论何时都是一心为民着想的。

      怎么说呢,这两只除了面对对方的时候选错了路,一生都是为国献身的,虽然没能成全一段君臣佳话,但是陈则铭终究是逼退了匈奴大军,重建了黑衣旅。萧定也采纳了他最后的建议,在边关设置要镇牵制北方军队,他们还是联手为天朝带来了数十年的和平安定。

      还有就是作者的文采和笔力出众,明明是架空文,读来却像是真实发生过的一段湮没于尘埃的历史一样。人物塑造的非常立体,感情发展也循序渐进,非常符合人物的性格。两人针锋相对的对手戏场场都像彪戏一样酣畅淋漓。一场场惊险的战役更是描写得非常精彩,让人可以完全感受到将军上了战场就能驰骋千里的豪情。

      议事长老
      萌新抱大腿
      谢谢楼主分享
      回复
      议事长老
      萌新抱大腿
      谢谢推荐
      回复
      议事长老
      萌新抱大腿
      谢谢推荐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到底部
    • 实时动态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返回顶部